欢迎访问钢易网
您的位置:钢易网首页 > 国际钢材市场 > 国际宏观 > 正文

北美三国贸易混战 NAFTA才是主战场


http://www.gtgqw.com 钢易网 2018-07-11 05:56:37

中美贸易摩擦升温,引发全球关注。与此同时,特朗普在其他“战场”也一刻没有消停,我们将对其主要的两个进行回顾与展望。首先是与加拿大、墨西哥两个邻居上演的“三国杀”,虽然与中美贸易摩擦的热度不能比,却也是你来我往,暗流涌动,颇为可观。

导读: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史上规模最大的贸易战之际,被美国视为“后院”的墨西哥选出了90年来首位左翼总统,引发外界对于北美贸易战持续升级的忧虑。美、 加、墨三国高层表面上的热络,不能掩盖已经剑拔弩张的北美贸易关系。除彼此加征关税的报复措施持续升级,贸易 冲突背后真正的战场——NAFTA——还将迎来新的博弈。

当地时间7月1日举行的墨西哥总统大选中,国家复兴运动党领导人安德烈斯·曼努埃 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取得压倒性胜利。这位被称为“墨西哥版特朗普”的当选总统,与北邻的正版特朗普一样,被贴上了民粹、强硬、反建制、性格火爆的标签。

有分析认为,洛佩斯的当选,可能让墨西哥和美国双边关系进一步恶化,并给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下称“NAFTA”)更新谈判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然而,大选结果出来后,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在推特上发出“贺信”,洛佩斯也不失礼貌地适时回应,感谢美国总统的“诚意”。随后,双方进行了一次被美方形容为“积极且富有建设性”的通话,涉及贸易和移民问题。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迅速致电这位当选总统,祝贺其赢得墨西哥大选,并与其讨论了NAFTA等问题。加拿大总理办公室发布消息称,双方领导人就优先更新NAFTA问题达成一致。

美国国务院也发布消息称,国务卿蓬佩奥将于7月13日访问墨西哥,与现任总统培尼亚、当选总统洛佩斯等举行会晤。

但是,三国政界表面上的热络气氛,并不能掩盖已经剑拔弩张的北美贸易关系。除了三国之间互相加征关税的报复措施持续升级,真正的战场——NAFTA——还将迎来新的博弈。

NAFTA太重要,

“墨版特朗普”无法绕过

墨西哥当选总统洛佩斯承诺,会把针对年轻人的奖学金、养老金、新机场建设项目修订等多项事务摆在优先位置,因为诸多左翼主张,被一些观察人士贴上了“民粹”标签。

洛佩斯还许诺任期结束时将让经济增长率达到6%,打破过去40年里平均增长只有2.5%的“惯例”。

这些愿景显然对选民构成了直接吸引力,反映出本次墨西哥大选背后的经济逻辑。

中 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谌园庭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尽管墨西哥加入NAFTA后经济开放程度提高,但对美国市场依赖严重。 墨西哥当年的目标是实现对外贸易和经济多元化,但事实上,只有进口多元化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实现,比如从中国的进口从11%增长至17%,但出口多元化的目 标并没有实现,依然高度依赖美国。

谌园庭表示,尽管目前的墨西哥执政党在能源和教育等领域推进了一些结构性改革,但民众并没有感受到个中好处,整个国家的贫困率依然很高,收入不平等状况也没有改善。

“2000年墨西哥真正实现政党轮替以后,民众至今仍未看到希望,这种情况下,只能靠手中的选票了。”谌园庭指出,墨西哥经济开放的红利未能惠及普通民众,是左翼洛佩斯上台背后的重要经济原因。

有 趣的是,洛佩斯上台的经济逻辑,与打着保护主义旗号上台的特朗普如出一辙。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Vanda Felbab-Brown表示,洛佩斯的政治和管理风格和特朗普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他憎恨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言论往往很激烈,经常抨击他认为轻视自己的 人。他抨击墨西哥媒体,蔑视墨西哥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谴责墨西哥最高法院。

这样两位有着浓重民粹色彩的总统,不可避免地会因为各自的国家利益出现冲突。特朗普对墨西哥的不友善举世皆知,而现年64岁的洛佩斯也曾多次抨击特朗普“修建边境墙”、“退出NAFTA”等言论,甚至专门写过一本名为《听着!特朗普》的书,数落其对墨西哥移民的种种不是。

“受特朗普持续攻击墨西哥的影响,两个邻国之间的关系正处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低谷”,前墨西哥驻美国大使Arturo Sarukhan表示,在接下来的六年里,美墨关系将取决于特朗普。特朗普在未来几个月选择如何回应墨西哥,将为两国未来的关系定下基调。

Arturo Sarukhan指出,因为特朗普持续发表反墨西哥和反移民的论调,墨西哥大选期间,各总统候选人均采取了不同程度的反特朗普立场。虽然特朗普未直接对选民投票产生影响,但肯定会对墨西哥政府和内阁成员产生影响。

不过,尽管墨西哥大选充斥着反特朗普色彩,但具体到两国关系上,理性声音并未被淹没。洛佩斯在竞选过程中就多次强调,其目标是与美国建立富有成效、相互尊重的关系,并支持NAFTA的重新谈判。

Vanda Felbab-Brown表示,虽然因其煽动性的反墨言论及政策,特朗普在墨西哥极不受欢迎,成为理所当然的攻击目标,但洛佩斯却在竞选过程中避免攻击他。相反,洛佩斯承诺要努力与特朗普合作,试图保护NAFTA。

不难发现,无论特朗普如何发难,墨西哥政界始终强调保护NAFTA。目前,将于12月正式就职的洛佩斯已向现任总统提议,让其手下的专家团队加入谈判,体现了他对NAFTA的重视。

美国康奈尔大学公共事务学院副教授Gustavo A. Flores-Macias称,NAFTA产生的双边商业关系对墨西哥来说如此重要,任何不利于NAFTA的举动都将是痛苦的。

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上周五发出警告,如果墨西哥从NAFTA更新谈判中退出,可能会将其主权信用评级下调至BBB+。该机构的高级分析师Joydeep Mukherji表示,退出不一定意味着NAFTA的彻底废除,但意味着墨西哥利益将受损。

“NAFTA的退出,将导致墨西哥GDP增长率长期下降,从而降低政府的财政收入,令财政赤字上升和政府债务负担加剧。”Mukherji表示,标普的预期是,三国政府最终将以不损害NAFTA角色作用,或不损害国家间贸易和资本流动的方式来解决分歧。

谌园庭则向记者指出,无论对美国还是墨西哥而言,退出NAFTA的代价都是很大的,都是不能承受的。尤其是美国南部与墨西哥接壤的地区,两边不仅经济融合度很高,社会和人员方面的融合度也很高。

借关税战施压,

搅动NAFTA谈判

尽管墨西哥政界高度重视NAFTA,但NAFTA却被特朗普斥为“美国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协定”,扬言不达到想要的结果就退出。

从去年8月以来,美加墨三国就NAFTA更新进行过多轮谈判,但因各方分歧太大,迟迟未能达成一致。美国觉得“吃亏”多年,要墨西哥和加拿大做出让步,后两者却坚决“捍卫国家利益”。特朗普后来表示,今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前,不会签署任何协议。

而在NAFTA谈判陷入僵局的同时,特朗普又向全世界举起了贸易制裁大棒,墨西哥和加拿大也未能幸免。

今年6月初,美国对墨西哥、加拿大、欧盟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作为报复,墨西哥宣布对部分美国产品加征关税。产品清单显示,墨西哥对美国苹果、土豆和猪腿肉等加征20%关税,对多种乳酪和波本威士忌加征20%至25%关税,对钢铝产品加征15%至25%关税。

加拿大同样迅速反击,从7月1日起,对价值166亿加元(约合129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清单中除钢铝产品以外,还包括枫糖浆、威士忌、橙汁等商品。加拿大外交部长弗里兰表示:“加拿大别无选择,只能以一种慎重的对等的回应方式进行报复。”

盘 古智库学术委员、美国政治法律学者张军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仔细分析墨西哥和加拿大的清单可以发现,大多产品来自倾向支持特朗普的地方,比如 农业州爱荷华州、橙汁主要产地佛罗里达州。在美国历次选举中,摇摆州佛罗里达都是两党必争之地。这个清单看似审慎,却又十分精准,刀刀“砍”在可能影响特 朗普选情的关键州上。

针锋相对的贸易争端,让美加墨三国领导人关系陷入紧张。根据CNN早前的一则报道,特朗普在某次有关关税的谈话中,跟 特鲁多开起了“玩笑”,质问特鲁多“烧白宫的不是你们吗?”(1814年,第二次美英战争期间,白宫被放火烧毁,加拿大当时为英国殖民地。)而在G7峰会 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特鲁多明确表示,加拿大不会在贸易问题上受美国摆布。

面对特鲁多的强硬态度,特朗普发推特批评,特鲁多在峰会上谦逊温 和,却在他离开后表现得“非常不诚实、软弱”。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甚至表示,对任何一位与特朗普总统进行不诚实外交,并试 图在背后捅刀子的外国领导人来说,地狱会给他留个特别的地方。这一说法引得全球舆论哗然。

事情还没有结束。特朗普进一步威胁,要对所有进口 汽车及零部件加征25%的关税。7月晚些时候,美国商务部将就进口汽车是否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问题举行听证会。由于汽车产业链高度全球化,美国作为全球最 大的汽车消费国之一,加征高关税将对整个产业带来巨大影响。对于汽车产业是重要支柱产业的加拿大、墨西哥两国来说,无疑将构成更大压力。

美国政府部门相关数据显示,美国国内销售的汽车近四分之一是进口的。目前,美国对进口小汽车征收关税仅为2.5%。美国进口汽车第一大来源是墨西哥,其次是加拿大,日本、韩国、德国也是主要的来源国。

有分析认为,在NAFTA更新谈判陷入僵局之际 ,特朗普政府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祭出关税武器,是为了向两国施加压力,迫使它们在谈判中做出让步。

上 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潘晓明对记者指出,现在这种加征关税是美国基于国内法232条款,向所有贸易伙伴进行征收的。双边需要谈判,美 国才有可能给予豁免。她认为,钢铁加征关税并不只针对墨西哥,不构成直接施压,但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确实会使墨西哥受到影响,所以会加强墨西哥与美国达 成NAFTA协定的意愿。

“为了缓解美国贸易保护带给墨西哥的冲击,墨西哥有意愿进行谈判。”但潘晓明也强调,新当选的总统已经表示,与其有个“坏”NAFTA协议,还不如不签。

不过,特朗普是一位“非传统政客”,尽管有观点认为加征关税只是其为获取贸易利益的“交易的艺术”,但各界对其真实目的仍疑虑重重。

张军就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发起贸易战只是手段,还是其追求的目标,恐怕连特朗普团队自己都还搞不清楚,这也是他为何反复多变、难以预测的原因,但起码人们希望这只是一种谈判手段,“毕竟贸易战中没有赢家。”

冲突表象之下,

自贸协定进退两难

目前总的看来,关税大战只是北美贸易冲突的表象,美加墨三国真正看重的,还是艰难的NAFTA更新谈判。

1991 年NAFTA谈判之初,北美地区三个国家的愿景是让墨西哥融入两个高度发达、高工资水平的经济体,希望自由贸易能为墨西哥带来更强大和稳定的经济增长,为 不断增长的劳动力提供新的工作机会,从而减少从墨西哥“北上”的非法移民数目。而对美国和加拿大而言,墨西哥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新出口市场,也是一个成本很 低的投资目的地,“带上”墨西哥一起玩,有助于提高本国企业竞争力。

“自贸协定通过削减关税,推进货物贸易便利化,扩大市场准入和加强投资和知识产权保护等制度化安排,可以推进区域国家间贸易,加强投资往来和技术转移,进而实现区域内国家优势互补,形成区域生产网络,成为全球价值链的组成部分。”潘晓明向记者表示。

记 者从美国知名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简称CFR) 获得的数据显示,自NAFTA生效以来,美国与两个邻国之间的贸易增长超过两倍,远高于与其它国家的贸易增长速度。加拿大和墨西哥是美国两个最大的出口目 的地,占其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

墨西哥方面,NAFTA对其农产品出口起到重大促进作用,协议生效以来,其出口增长了两倍,同时在汽车制造业创造了数十万个工作岗位。无论是墨西哥整体生产率还是消费者价格,都受到积极影响。

加拿大方面,从1993年以来,来自美国和墨西哥的直接投资增加了两倍,美国投资更是占其外国直接投资存量的一半以上。

经济学家们普遍认同NAFTA为北美地区经济发展带来积极作用。从1993年至2016年间,地区贸易总额从2900亿美元急剧增长至1.1万亿美元,跨境投资大幅增加,墨西哥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存量从150亿美元飙升至1000多亿美元。

尽管难以精确量化NAFTA这个单一的自贸协定为北美三国的经济增长带来了多大的贡献,但学界此前普遍认为,这是一项旨在推动地区经济融合、减少贸易壁垒、打造共同市场的协定,有利于美加墨三国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

“NAFTA 是有用的。NAFTA谈判之初带有实验性,但只要想想自1994年以来全球经济走得多远和多快,就能理解这个协议有更新和改进的必要。”在威尔逊中心举行 的一场关于NAFTA的论坛上,美国美洲委员会暨美洲协会副主席Eric Farnsworth表示,NAFTA已完成它最初的使命,增进了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的贸易和投资,如今它应该进行更新,以契合全球经济发展的趋 势。

目前的进展是,自2017年8月以来,美加墨三国就重新签署NAFTA进行了多轮谈判,却因为三方分歧太大始终未能达成一致。特朗普已表示,谈判延期至11月美国中期选举后,以便能达成“更好”的协议。

按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的说法,美国政府的目标是削减贸易逆差,扭转美国工厂倒闭、工人失业的现状,要求墨西哥提高劳工待遇和工作环境标准,并取消现有的争端解决机制。

潘 晓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NAFTA目前面临一些比较棘手的议题,比如汽车原产地规则、落日复审等,三方无法就这些议题达成一致。另外,美国贸易 保护主义使得美加和美墨的双边经贸关系陷入紧张。G7加拿大峰会的美国和加拿大之间的争议,墨西哥对美国的报复措施,都表明新的NAFTA协定要在短期内 推出,还面临许多文本协商之外的困难。

尽管困难重重,但放弃NAFTA更新,简单撕毁这样一份自贸协定绝不符合各方利益。

从墨西哥总统大选后三国领导人的互动来看,在推动NAFTA更新谈判这个问题上,三方存在共同需求。美国政治媒体The Hill刊文称,NAFTA更新谈判达成一致,对三国领导人来说,也许是个“三赢”的局面。

文 章认为,对于特朗普来说,向全世界挥舞贸易战大棒的负面效应正在逐步显现,其有必要向支持者证明,这种手段是行之有效的,而这就需要赢得其中一场贸易战; 对墨西哥而言,新当选的左翼总统洛佩斯要兑现改善经济、提高工资福利等竞选承诺,离不开持续稳定增长的经济环境;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当然不愿作为旁观者,面 对即将到来的2018年大选,他需要向国民证明其捍卫国家利益的坚定立场。

谌园庭对记者分析称,特朗普不会退出NAFTA,至少不会退出双边协议。她认为,无论对美国还是墨西哥而言,退出NAFTA的代价都是很大的,都是不能承受的。

谌园庭指出,重谈NAFTA是特朗普总统选举时的竞选承诺之一,这种情况下,中期选举前NAFTA也是他继续获得支持者支持的筹码,他需要让选民看出来,自己一直在为重谈NAFTA努力。

企业不满,贸易混战无赢家

只是,在口头上特朗普表现得十分强硬,甚至威胁要撕毁NAFTA。但这对美国而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做法,真能实现保护国内产业和工人就业的目的吗?其实并不尽然。

位 于威斯康辛州的Huth Ben Pearson,是世界领先的管材和弯管机制造商之一。这是一家规模不到25人,拥有超过50年历史的美国小企业。“像NAFTA这样的自贸协定,帮助我 们这家小公司的产品成功销往加拿大、英国、墨西哥等10多个国家。”该企业的负责人Ken Murray说。

难以想象,没有自贸协定的各种安排,这样一家小企业如何能进入全球市场。这也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做法,在美国国内引起巨大争议的原因之一。

除了NAFTA的激烈博弈,特朗普政府对国外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也让部分美国企业感到利益受损的可能,不约而同“奋起反抗”。不仅是哈雷摩托车、通用汽车等标志性企业,代表美国制造业、农业、零售商、进出口商等相关群体的多个行业协会纷纷表态,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立场。

Ken Murray就在美国商会网站上表达了自己的态度。Ken Murray表示,由于公司终端用户大多是小企业,“我们的市场对价格非常敏感。一旦关税增加,小型汽车维修店就不会再向我们采购,转向我们的竞争对手”。

潘晓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对钢铁和铝等加征关税,尽管短期会对钢铁和铝等产业进行保护,但会增加美国经济整体的成本,从而对经济造成损害。

“分析表明,对钢铁和铝加征关税会在相关行业产生36000个左右的就业岗位,但美国经济各部门将会失去146000个就业岗位。美国已有前车之鉴:美国小布什政府期间对钢铁采取保障措施,但对美国经济整体产生负面影响。”潘晓明说。

盘 古智库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美国若一意孤行继续向全球挥舞大棒,一方面将令国内钢铝制品、以钢铝为原材料的相关产业成 本上涨,不利于这些产业,损害美国普通消费者利益;另一方面,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关税反击,涉及的美国产业也会受损,最终伤害的也是美国消费者。

这种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短期内会让他锁定的蓝领中下层群体产生一种幻象,觉得美国相关经济指标在向好,似乎贸易战有用,但长期肯定不是的”。刁大明向记者表示。(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